嘉德春拍《十鐘山房印舉》、《丁丑劫余印存

2019-05-17 13:26作者: 雅昌藝術網專稿

評論0

瓦存室存珍——黃士陵篆刻名品及重要印譜

6月2日(周日)下午1:30

嘉德藝術中心拍賣廳 C廳

雖然印譜制作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宋代,而明人也為后世貢獻了古璽印譜的基本體例,但印譜真正成為印學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則還是在文人篆刻藝術真正發展起來的清代,尤其是清末民國時期。無論是制作的數量、質量還是形式,印譜都在這一時期達到一個后世難以企及的歷史巔峰。這一成果的取得,最重要的背景當然是文人的參與推動,讓印章完成了從工藝制作到文人藝術的歷史性蛻變,印譜也從最早的單一著錄古璽印為主,又多了文人篆刻一種,從此印譜便有了“古璽印譜”和“流派印譜”之分。而伴隨著清末民國大量具有雄厚實力的金石收藏大家的出現,印譜制作的水準和趣味更直接得到了本質性的提升,印譜的功能也在此過程中產生了變化,即在作為研究上古金石文字學術資料的同時,還成為一種文人把玩欣賞的收藏品,版本文獻的價值之外,還有藝術上的意義。這是十分有趣的現象,而這種現象跟篆刻藝術的發展又是一致的,即實用性與藝術性的兼備。

《十鐘山房印舉》

《丁丑劫余印存》

在印譜制作和收藏的歷史上,《十鐘山房印舉》和《丁丑劫余印存》兩部印譜分別代表了古璽印譜和流派印譜的最高成就,可以被稱之為無可爭議的“雙璧”。

這兩部印譜的共同特點就是有著包羅萬象的大規模,而規模意味著歷時長,人力多,成本大,難度系數高,故而,其價值完全是不可估量的。在印譜成為一種具備極高價值的藝術收藏品的歷史過程中,如果我們重新觀察一下這兩部印譜的形成過程,則不獨能對清末民國的印譜制作有更加直觀的理解,對于文人與印譜的關系、文人的收藏視野甚至是文人的家國情懷,也都能有更為深刻的體會。這種理解和體會,在《十鐘山房印舉》和《丁丑劫余印存》早已難見真身的今天顯得尤其稀缺、尤其珍貴。

《十鐘山房印舉》:一個人和一個金石時代

古璽印譜,無過于《十鐘山房印舉》者,清季收藏,也沒幾個人能超得過陳介祺。

陳介祺(1813—1884),字壽卿,號簠齋,晚號海濱病史、齊東陶父,山東濰縣(今濰坊)人。他父親陳官俊是嘉道時期的重臣,曾任吏部尚書和協辦大學士;陳介祺自己十幾歲有詩名,三十歲出頭擔任翰林院編修,四十歲出頭歸隱故里直到老去。此間醉心金石鼎彝的收藏、研究與著述,《清史稿》稱他“所藏鐘鼎彝器為近代之冠”,鮑康稱“壽卿所藏古器無一不精,且多,允推當代第一”,吳云稱“收藏之富,窮絕古今……目光如炬,無微不燭,尤為心服”,連魯迅都說:“論收藏,莫過于濰縣的陳介祺”。他的齋號“萬印樓”“十鐘山房”,更直接表明了他收藏的富有程度。

《十鐘山房印舉》是陳介祺所輯印譜中最為知名的一種,它不僅開啟了藏印家拓古璽印譜的先河,開創了古璽印譜新的編輯體例,還是陳介祺一生中耗費功力與時間最多的巨著,代表了陳氏在古璽印收藏方面的巔峰成就。

《十鐘山房印舉》是陳介祺在何昆玉、陳厚滋(陳介祺子)二人協助下完成的,編輯的時間有同治十一年及光緒九年兩個不同階段,不同時間有不同版本,各個版本的冊數、收錄印章的數量以皆有不同。在同治十一年(1872)成書者分別為二十八冊、五十冊;光緒九年(1883)他又合集李璋煜、吳云、吳式芬、吳大澂、李佐賢、鮑康諸家印,輯成一百九十一冊本、一百九十四冊本。實際上,由于歷時漫長,加上中間斷代考訂工作及前后收集印章情況的變化,直到陳介祺去世,這部印譜都還沒有真正定稿,這也使得流傳至今的《十鐘山房印舉》版本多種多樣。

(清)陳介祺輯 《十鐘山房印舉》

清光緒九年(1883)鈐拓本

一百九十一冊全

12×13.5 cm×191

本拍品即為一百九十一冊本,是目前市場所見《十鐘山房印舉》之最全、最完整者。首冊冊首錄陳介祺自序及總目,目錄以古鉨、官印、周秦印、金印、銀鐵鉛印、玉印、晶水石印、匋泥琉璃骨漆印、鉤印、巨印、泉鈕印、六面印、套印、兩面印、姓名印、白事言事印、吉語印、復姓印、鳥蟲印、象形印等三十個不同門類編次,條理清晰,編審嚴謹。內頁墨框,正面書口署“十鐘山房印舉”字樣,背后下署“簠齋藏古之一”,每頁鈐一印,鈐拓精良,卷帙浩繁,可謂極古璽印之大觀。其實按陳介祺生前的考量,這部堪稱“海內巨觀”的印譜應該還有對于每方印的考釋文字,只是由于體量的龐大以及陳介祺的過世,這項極具意義的工作最終無法完成,不能不說是印學史上的一大遺憾。

考陳介祺在古璽印方面的收藏,咸豐二年(1852)他返回故里前編有《簠齋藏印》十二冊,共收錄他自藏古璽印2493方;此后他在這方面的收藏又持續增長,直到最后,實際藏印在7000方左右,這也是《十鐘山房印舉》最大的基礎。為了編著這套前無古人的大書,他雖然也多方向當時的藏家朋友如吳大澂、吳云、李佐賢、鮑康等人借印以期望達到收印過萬之數,但實際上由于多方面的原因(這些藏家也要編輯自己的古璽印譜),所借不過千方,故《十鐘山房印舉》最終的收印數量應在八千到一萬之間。不過雖然如此,《十鐘山房印舉》從編撰之初就備受矚目,在這個過程中,陳介祺與潘祖蔭、吳大澂、吳云、王懿榮等諸多重量級藏家的筆墨交往,想必也讓陳介祺頗有受益,所以《十鐘山房印舉》的成書,不獨是陳介祺一人的成果,完全也可視為那個時代金石學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丁丑劫余印存》:一群人和一段家國歷史

在大多數時候,藝術只跟藝術家命運產生關系,在極少數時候,藝術也跟國家命運產生關系;前一種情況下能產生精彩的藝術作品,而在后一種情況下,則能產生偉大的藝術作品?!抖〕蠼儆嚶〈妗肥翹厥飫誹跫碌奶厥獠?,是印譜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作品,更是一部超越印譜本身的偉大藝術作品。

葛昌楹、俞人萃、高野侯、高絡園、丁仁、王福廠等人雅集合影

1937年,歲次丁丑,這年秋日軍從上海金山衛登陸,浙江平湖、杭州相繼淪陷。兵火之下,“文物蕩然,藏印一事,亦多散佚”,浙江四大藏印家丁氏八千卷樓、葛家傳樸堂、俞家香葉簃、高家二十三舉齋要么連樓帶物無一幸免,要么幾代藏品損失大半,可謂東南文獻的巨大浩劫。四大家在“天不厭亂,劫運方興”,未來完全不可逆料的情況下,為防藏品“聚而復散”,合力將劫后所存之印集中一起拓成印譜,由丁仁、王福廠等人加以審定,歷經十四個月至1939年譜成,是為《丁丑劫余印存》。

(民國)丁仁、高野侯、葛昌楹、俞人萃輯

《丁丑劫余印存》(成字部)

民國二十八年(1939)鈐拓本

二十冊全

30.5×17.5 cm×20

《丁丑劫余印存》既為四大藏印家心血的結晶,無論是規?;故瞧分?,自然有別于它譜。此譜所錄印章自明代文征明、文彭、何震等人起,至清代西泠八家、鄧石如、吳讓之、趙之謙、吳昌碩諸家,再至民國陳師曾、高迥(高野侯子)等,共囊括明、清、民三代印人273家,印1900余鈕,訂為20冊,基本涵蓋了三百年來主要流派及印人的傳世名作,“雖曰劫余,已成巨帙”。譜前有高野侯親自所作序文,王福廠刻劫余藏印記,第一冊冊首有總目,每冊冊首有本冊所收印人小傳。內頁書口標注譜名、卷數、頁碼等信息,書口下有“浙西四家所藏”字樣,每頁鈐拓印面及邊款,朱墨交輝,古香襲人,極為精美。最后一冊末還附葛昌楹、俞人萃、高野侯、高絡園、丁仁、王福廠等人雅集照片??梢運?,這是一部迄今為止規模最為龐大、品質最為高級的原拓流派印譜,更是文人篆刻的集大成之作。

按首冊的牌記可知,《丁丑劫余印存》當年按“浙西丁高葛俞四家藏印集拓廿又一部己卯春成書”字樣進行編次,僅制作21部,每部定價四百元,在當年絕對也屬于最高級別的收藏品。本次上拍者為“成”字部,每冊封面貼有“廣州市博物館”簽,為文革后退還之物。在將近百年之后,此譜完整存世者已極為稀少,市場多年來僅有一部現身,很多人更是只聞其名不見其譜;此次再現人間,是幾十年來最為難逢的機會。高野侯在序言中說這部印譜的編撰,無非是希望“印人精神所寄之品歷劫不磨”,如今此譜的現身,在冥冥之中正昭示了這種精神的延續不斷。

明清文人篆刻歷史雖不如古璽印悠長,然而其聚集收藏難度卻遠遠過之。一者清末以來,大量明清名家篆刻即已被同樣喜好中國金石篆刻藝術的日本藏家所收藏,諸多名品早已分散異國;二者戰爭不分國界,中國的丁丑之劫,日本的東京大轟炸,都令中國明清金石書畫損失慘重,存世之數比之當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三者,當今藝術品市場的發展加速了藏品的流通,要將大量明清名家篆刻聚于少數幾人之手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事情。如此,我們才能更加深刻的理解《丁丑劫余印存》的重要價值。

中國嘉德2019春季拍賣會

預 展

5月30日—6月1日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嘉德藝術中心

拍 賣

6月2日—6月6日

嘉德藝術中心

友薦云推薦

推薦新聞

  • 幾案一器閑雅生 博觀拍賣:藏器

    文人藝匠的造物,雖不若有宗教的力量和磅礴的氣勢,但亦不失為精致生活和溫雅氣質的產物。2015年博觀春... 2015-03-26

  • 匡時2015迎春拍:大師趙之謙

    在績溪縣城東街,有片胡姓住宅區,稱“金紫胡",因宋代名臣胡舜陟獲封金紫光祿大夫而得名。金紫... 2015-03-18

  • 佳士得紐約破四項世界紀錄

    佳士得紐約于2015年3月17日到21日在紐約洛克菲勒中心第一次舉辦亞洲藝術晚間拍賣(網上拍賣從3月... 2015-03-18

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
服務電話:400-813-9977
炸金花网络游戏赢钱技巧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老皇冠手机AG娱乐平台 竞彩混合过关大奖 浙江l5选5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开奖规则 蝌蚪最新版 大乐透后区跨度走势图 极速分分彩开奖网站 福建快三开奖今天 三张牌传奇 飞鸟钱包入口 辽宁11选5十天 欧亚足彩指数 免费彩票分析软件 重庆时时五星彩个位走势图